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国内夫妻活体肾移植多为妻救夫少有夫救妻

2018-11-06 09:31:09

国内夫妻活体肾移植多为妻救夫 少有夫救妻

原标题:国内夫妻活体肾移植多为妻救夫少有夫救妻

49岁的刘先生患尿毒症,必须长期透析,不但为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本人也十分痛苦。妻子陈女士见之不忍,就在“情人节”前,她为丈夫捐出了“情感肾”。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夫妻间捐赠肾脏的个案中,捐赠者几乎清一色为妻子,而丈夫救妻子的案例非常罕见。

“这是我这辈子收到的珍贵的礼物!”带着妻子捐献的一颗肾,49岁的刘先生昨日康复出院。刘先生的妻子陈女士,因不忍见患尿毒症的丈夫受长期透析之苦,不顾家人的劝阻,在今年“情人节”前夕捐出左侧肾脏。

刘先生与现年47岁的陈女士同为江西人,23年前经表哥介绍相识相恋。婚后次年,他们的宝贝出生了,是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夫妻俩同在当地一个煤矿工作,收入微薄,但日子过得幸福。好景不长,煤矿倒闭后,两人同时失业,为了养家糊口供女儿读书,刘先生外出干过许多工作,并连续6年无偿献血。

2013年11月,身体一向不错的刘先生突然觉得身体有点不对劲,双脚有水肿,体重也由以前的90公斤,急降到60公斤。随后,他在江西被诊断为尿毒症,这种病需要靠长期的血液透析来维持生命。从此,刘先生开始每周做3次血液透析。

血液透析对于一个没有稳定收入的普通家庭来说,是一笔沉重的经济负担。“他的日子过得太苦了,看他连多喝一口水都成了奢望,我心里很难受。”陈女士说,透析令老公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工作与生活。时间长了,血管被扎得千疮百孔,无处下针,痛苦不堪。当医生告诉他们,还有一种直接有效的办法是做肾移植,夫妻俩就动了心。

妻子术前嘱咐:

万一遇不测捐右肾救亾

手术医生说:“我从医这么多年,次遇到病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如果手术顺利,肾移植后期每年花费将远远低于血液透析的花费。更重要的是,除了需定时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生活质量基本与常人无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肾移植科主任孙启全说,要等到一个配型相合的肾并不容易。

经过仔细考虑,陈女士毅然决定把自己的一个肾捐给丈夫。“我让她别捐。虽说现在技术比较成熟,但万一有1%的失败,她以后怎么办?”刘先生说。

但陈女士表示:“我很爱他。我们是一家人,嫁给他二十多年,捐肾给他没什么关系。”

于是两人在当地医生的推荐下来到广州进行检查,并配型成功。出人意料的是,在手术前谈话中,陈女士平静地向医生提出一个要求:“万一我在手术台上有任何不测,就把另一个肾捐出来,这样还能救一个人!”

“我从医这么多年,次遇到病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孙启全说,陈女士的无私令他震撼。2月11日,孙启全和国内首例手辅助腹腔镜亲属活体肾移植主刀者洪良庆教授联合操刀,摘取陈女士的左侧肾,成功将其移植到刘先生体内。孙启全说,这对夫妻目前状况良好,刘先生的肾功能已经恢复到正常范围。

陈女士说,丈夫出院后,他们会在医院附近租房,方便每周复查。目前读大四的女儿也来到广州照顾父母。“等一年后复查没有问题,我还要出去工作。”刘先生深情地望着妻子,郑重承诺。

活体移植可能影响健康

夫妻“情感肾”捐献,体液性排斥机会小,效果仅次于同卵孪生间供肾。

“情感肾”须结婚3年以上,有共同子女,夫妻血型一致,且配型相合。

健康影响

医术决定成功率

孙启全表示,活体移植有可能会影响到供体的健康,因此需要对供者身体状况进行系统的评估,通过技术把影响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

也有专业人士认为影响不大。郑州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肾病专家刘章锁教授就说,剩下的一个肾会“自我锻炼”,担起另一个肾的。

情感肾

孙启全说:“目前国内‘情感肾’的供体几乎清一色为妻子,而丈夫救妻子的案例非常罕见。目前,国内亲属活体肾移植,也多为妻子救夫、母亲救子。”

孙启全表示,这可能是因为一些女性觉得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更愿意为他们奉献。

原标题:国内夫妻活体肾移植多为妻救夫少有夫救妻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一代女皇怎么代理
颜如玉
神笔马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