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新媒安倍晋三自找外交孤立

2018-11-05 09:44:05

新媒:安倍晋三自找外交孤立

新加坡《联合早报》3日发表题为《安倍晋三自找外交孤立》的文章,认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后的一系列错误言行,让日本外交更加处于孤立的状态。主要内容如下:

日本保守政党自民党、世袭政客安倍晋三,梅开二度重掌政权之后,明显的后果是,日本外交已处于更加孤立的状态。

日本原本中庸的政治姿态、保守的政治传统,明显已经被极端右倾的复古风潮所取代。丧失政权之痛,加上长期在野的屈辱,特别是中国崛起给日本造成的败北冲击,让原本就自卑、好强的日本极端右翼势力,更加心焦如焚。安倍晋三所代表的迷失一代,似乎已被迫正要作孤注一掷。

韩日之间的“独岛/竹岛”之争,也未因重视美日韩“铁三角”关系的自民党的上台而苏缓过来。不仅如此,更因安倍晋三的急于要重建信心,不仅心仪战前“大日本帝国”的黄金时代,还急速向战前的体制靠拢,借用否定战争认罪的发言,通过鼓励更多政界人士前往靖国神社参与拜祭活动,一方面让日本国内的极端右翼势力重建信心,另一方面则积极拉拢极端右翼势力加入其政治复古阵营,包括修宪、扩军、让日本再度成为一个军事大国。

不务正业失去外国朋友

所谓“日本要走正常国家的道路”,就是要摆脱“非战宪法”给日本带来的限制,也就是战后国际社会强加给日本的“紧箍咒”。安倍上台,外表上是不务正业,整日在搞修宪的宣传,搞靖国神社崇拜的活动,这些历史修正主义行为,中国威胁论的持续宣传,不仅是要转移日本国内面对的政经困境,还是在鼓吹日本的复古运动,名为“平成维新”,实际就是要重跑战前日本的老路,威胁亚洲和平与稳定的道路。

日本不当“二流国家”,可以从政治和经济改革着手,但绝不能从重跑战前老路开始,不然日本将更没有前途。一个没有自信的政治家重登政治舞台,历史上已经有不少反面教材,安倍终是否也要加入这个行列?目前他似乎还在试探水温,但日本的美国盟友已经开始提醒安倍了。

比如,《华尔街》4月27日的社论,就对安倍的历史发言作出了严厉批评:“安倍可耻的发言会导致日本失去外国朋友。”

安倍重掌政权之后,除了外交毫无建树之外,还在国家领土问题上闹得到处碰壁。日俄之间,由于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坚持己见,日俄停战虽已超过半个世纪却尚未签署“和约”。日韩则因为竹岛/独岛归属问题,使这两个美国倚重的东亚盟国,已近乎反目成仇。原本也在成长阶段的中日关系,却因为美国的战后失职,错把钓鱼岛当“尖阁诸岛”私相授受移交日本,而日本极端右翼又急于要完成其“合法”的吞并手续,就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纪念日前夕,演出了一场“现金购买钓鱼岛”的闹剧,中日关系旋即降回了冰点。

太平洋彼岸美国也不安

中日其实可以通过外交谈判解决或缓和紧张的中日关系,但安倍要当靖国英雄,要睁眼说瞎话,竟坚持说中日之间没有领土纠纷,钓鱼岛之争于是日日升级,中日虽然还不是交战国,但擦抢走火已经是随时可以发生的事情了。正如日本传媒所报道,安倍近视察日本自卫队坦克部队时,已穿起迷彩服坐上坦克了,这说明安倍不仅爱武装,还有很浓的战争DNA呢!这也显示,钓鱼岛问题不仅是中日之间的一块历史肥肉,还是一场国家实力、外交和政治领导权之争。

不过,安倍也有自知之明:一、在国家实力方面,目前日本已经让位给中国,不能打持久战;二、日本的历史负债沉重,有侵略的前科,又不愿物归原主;三、地缘政治和外交舞台目前都不利于日本,终会使日本陷入更加孤立无援的局面。所以,他惟有在小岛上扮演民族英雄,希望通过选举手段巩固其政治地位,因此必须鼓动民族主义排外情绪、爱国主义精神,就有所谓政界大规模参拜靖国神社的运动,公然提倡历史修正主义,否定把战时日本领导人当战犯的判决,甚至否定战后东京战犯法庭的合法存在,再推翻过去日本政府首脑的战争认罪发言,包括“村山谈话”(1995年)、“河野谈话”(1993年)、“宫泽谈话”(1982年),加上安倍的“侵略无定义”、“日本无战犯”等胡言乱语,甚至是信口雌黄的一堆妄言,不仅触怒了曾受日本军国主义蹂躏的亚洲邻国,也使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有识之士感到不安。

4月23日,168名所谓“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联盟”成员(绝大部分为安倍的自民党人),浩浩荡荡列队参拜了靖国神社。过去,多则80余人,少则30几名国会议员会集体参拜靖国神社,今年竟然增加到168人,显示安倍主导的极端右翼政策,特别是安倍仿效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以靖国神社激怒中国的策略不仅惟妙惟肖,而且很具杀伤力,因为近四分之一的国会成员亲往参拜,既可一笔勾销日本政府过去对中国政府“高官”不再参拜的承诺,包括六年前安倍亲自许下的诺言,还可以这种言而无信手法,再度戏谑对方一番,而对方又对他无可奈何,这当然是使日本极端右翼大快人心的事。何况7月参议院选举即将到来,安倍的自民党需要获取更大的支持。[1][2]下一页集体否定历史罪责行为

安倍自己虽还未行动,但代表他的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行政改革担当大臣稻村朋美等四名内阁成员,这次已破例参拜了供奉战犯的靖国神社。虽然,安倍故弄玄虚,表示保留态度,其实他已向神社奉纳称为“真榊”的盆栽,早已表明了立场。

由于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曾经是国家神道、陆军管辖的设施。战后,日本政府将它解释为宗教法人,但供奉的依然只限死亡军人和军属。二战后却有2000余战犯,包括东条英机等14名被处刑的甲级战犯也奉祀在靖国神社,因此引起皇室的异议,致使平成天皇明仁拒绝再踏入该神社。这暴露了靖国崇拜其实是个赤裸裸的政治问题,掩盖不了所谓宗教信仰或人道关怀的谎言了。

日本的极端右翼,为了掩饰靖国神社公然供奉甲级战犯的事实,包括安倍晋三等人因此狡辩说,日本并无“战犯”的规定,甚至宣称“战犯”只是战胜国强加给日本的罪名。换言之,日本根本不承认有战争犯罪这回事,因此内阁成员、国会议员、政府高官前往拜祭是义务。甚至抨击中韩等亚洲国家反对参拜靖国神社是在干涉日本内政。

但是,亚洲邻国的强烈抗议,曾使中曾根康弘等自民党人首相信心动摇,虽然小泉一直在顽抗,安倍次上台时也不敢前往参拜,后来的三名民主党人首相更没有前往参拜,使参拜被公认是不光彩的行为。安倍第二次上台执政,靖国神社问题不仅成了考验安倍政治诚信的问题,也是日本政府今后如何与亚洲邻国和平共处的试金石。

安倍政府这次确实向内外展示了其特殊力量,但它也提醒人们,玩火者必将自焚,它正走上危险的道路。此外,由于日本的误入歧途,此举不仅会阻碍东亚的发展势头,还会形成严重的阻碍力量。

以日本的两个近邻的反应为例,一水之隔的韩国反应强烈,其外长尹炳世即刻宣布取消访日计划,而韩国新总统朴槿惠的首次访日计划也就此泡汤。朴槿惠总统表示,她“对安倍内阁感到失望”,因为,国与国之间是“无信不立”的。韩国《中央》社论则说:“这是外交挑衅行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则表示,如果日本领导人将日本军国主义的对外侵略扩张和殖民统治视为“自豪”的“历史和传统”,企图挑战二战结果和战后国际秩序,日本将永远走不出历史的阴影,日本同亚洲邻国的关系将没有未来。

日本极端右翼以为,只要否定二战是一场“侵略战争”,日本就没有任何战争罪责,也就没有所谓战犯问题,靖国神社就可成为日本的共同信仰和象征。日本堂堂皇皇拥有军队之后,日本就是一个可通过战争再建立权威的国家,因此安倍要倾全力实现修宪目标,这就是他的新战略全貌。

(作者:黄彬华新加坡退休报人)

前一页[1][2]

EPS应急电源
捕鱼牛魔王下载平台
墙角护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